帮助中心
贴牌酱酒智商税收割机
发布日期:2021-12-03 11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贴牌很常见,各大酒厂都做贴牌产品,上到茅台集团,下到家庭小作坊,都会承揽贴牌生产的业务,一个酒厂包含多个酒企和多个品牌的现象也很常见。但是有部分中小作坊乱贴牌,扰乱了整个酱酒行业。

  酱酒贴牌的火热与茅台的崛起息息相关,动辄两三千的飞天茅台让酱香型白酒顺势崛起,赤水河流域的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,成为酒家的“必争之地”,江湖传言各大酒商“不在茅台镇,就在去茅台镇的路上”。

  茅台镇的很多小酒厂,对于贴牌生产成了他们生存的关键。他们的酒厂有两种贴牌模式:一种是用公司自己的商标给客户生产,另一种则是使用客户的自有品牌商标进行生产。很多小作坊他们没有品牌效应,靠着酱香酒市场以价格为导向,贴牌短时间内会带来一个很好的收益。

  如今,随着酱酒贴牌规模加大,其双刃剑效果正在不断放大。一方面,优质贴牌商可以助力厂家快速占领市场、提升销量,在酱酒领域分一杯羹,是酱酒新手较低的门槛入口。另一方面,过度开发优质品牌,存在透支主品牌价值的风险,容易加剧酱酒品牌的多、乱、杂,甚至出现打知名品牌擦边球、模仿抄袭等乱象。

  这几年茅台镇的三无产品和擦边球的产品太多了,面对高昂的利益,部分酒企只看销量,产品品质没有管控,导致茅台镇酒厂发展节奏不一致,整个产区形象被严重拖垮。

  随着茅台的影响力越来越大,带动着整个酱香品类也开始热,酱香市场迎来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时机。

  茅台现在已经有千亿级市场,是“酱酒热”的核心推动力量,茅台之下有6家酱酒企业营收已经过百亿。

  一位工商人士透露,去年到今年,遵义市注册含“酒业”两字的企业超过1500家。可见很多酒商来势汹汹。

  模仿和抄袭就是酒商们最喜欢走的捷径。大酒厂的每一款产品在市场上都能找到抄袭的包装,甚至产品还没有正式召开发布会,模仿品就已经出来了。从名称到包装,层出不穷。

  有媒体曾报道过这样一个案例,一小酒厂为了蹭茅台功勋厂长季克良的名气,先后推出过“季老芧(xù)台酒”、“季老之徒酒”等产品。

  为什么门槛低呢?只要肯花钱,就能在茅台镇找到全套的贴牌服务,从商标到包装,从年份定价到条码申请,都有一套完整的贴牌生产链。

  “大家肯定在很多线上平台上看到过关于酱酒的广告,从9.9元一瓶茅台镇的酒,到我是XXX,我家里边祖祖辈辈都是酿酒的。但其实这些大多都是酒精酒、串沙酒。甚至有的产品标价四五百,真正买却只要几十块钱一瓶,随意标价,收智商税。”一个酒厂负责人说。

  在茅台镇想要贴牌价,实在太容易了。很多小作坊甚至直接弄一个仓库或者是居民楼,在镇里直接买一部分老酒调和生产成品酒,然后买一个压盖机就够了,想要什么年份都可以直接印,贴牌酒马上就可以生产出来。

  这个行业和别的行业不一样,有的行业,消费者一眼就能看出产品的质量,但酱酒行业中,消费者和产品之间的信息差比较大,有的人也还在以收智商税的形式收割从其他香型转型过来的用户。

  逐利者蜂拥而入,有些团队之前从来没做过白酒,就是因为门槛低才贸然进来的。

  真正的纯粮酱酒,成本其实不低。5斤高粱出一斤酒,4块6一斤的小高粱,原粮成本就在30元左右,再加上酿造储存成本,每斤成本都在60~70元左右,再加上包装就更高了。

  如果完全来真的,还真不好挣钱。但酱酒能够勾调出来的特点,让很多动歪脑筋的人有了新的办法,于是网上甚至出现了9.9包邮的酱酒。以次充好的事件更是比比皆是,坊间甚至有了顺口溜:茅台带个镇,买时需谨慎。

  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贴牌酒利润高。品牌酒的价格相对透明,透明就意味着利润空间有限。而贴牌酒则鱼龙混杂,容易谋取暴利。一家酒厂负责人说,你可以根据你自己的市场来定个价,这个我们是无权干涉。一款酒的成本,包括材料、酒瓶加起来只要30块钱,但定价往往在两三百元。

  酒仙网曾与贵州钓鱼台国宾酒业合作生产过一款专销贴牌酒,这款酒在最近三年时间为酒仙网分别贡献了0.6亿元、0.95亿元和1.9亿元的销售收入,对应的毛利率为75%、72%、60%。相较之下,代理销售茅台的毛利率仅为6.47%。

  2020年全国酱香型白酒总产量约60万吨,占白酒行业总产能的8%左右,但实现了销售利润630亿元,占行业总利润的39.7%。换言之,酱酒以8%的产能,实现了行业近4成的利润。成本30元可以卖到300元。

  门槛低、利润高、市场热,再加上瞬间涌入的众多资本,都让酱酒行业的乱象一直无法根除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厦门蓝斯通信股份有限公司(股票简称:蓝斯股份,股票代码:430491)创立于2006年,2014年1月成功在新三板挂牌上市,凭借深厚的自主研发和设计创新实力研发智慧公交、智慧出租、智慧客运、智慧物流、互联网 综合出行平台等多领域的智慧交通整体解决方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