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公告
特大煤矿武装抢劫案南山矿场一片狼藉抬出11名死者
发布日期:2022-02-02 15:3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本文节选自网文作者:doctor,有删减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,图片源自网络侵删声明:本文为小说,内容都属虚构,包括地名、职业、机构等等,皆是文学创作,请勿对号入座。

  《犯罪升级》是一部18集电视纪实片,该剧根据90年代在东北煤矿的震惊全国的特大武装抢劫案(1995年鹤岗1.28大案)改编而成,是一部关于刑警与罪犯在更高智商、更高级别上进行的一场生死较量的电视剧。它不同于以往那些通过刑警的家庭、婚姻、子女问题……来展开故事的作品,而是把所有的空间和镜头集中在案件侦破的过程中。

  闫文宇是团伙中的“军师”,性格开朗,爱看书和电影,善于研究作战计划。平日对犯罪纪实、法制案例等书颇感兴趣。

  田原、田雨是兄弟关系,兄弟二人性格暴躁,特别是哥哥田原,十几岁时便被公安机关处理过。作为枪手,兄弟二人行事果断、手段残忍,在团伙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。

  1990年12月19日晚,孙海波、田原为了犯案作准备——搞到一把枪,于是二人开始琢磨如何能搞到枪,二人通过精心策划,将当地一派出所民警高某杀害,把第一把枪搞到了手。

  手里有了枪,孙海波和田原开始放肆起来,1991年1月25日,二人持枪抢劫了小金鹤储蓄所。但因当时储蓄所工作人员奋力反抗并报了警,抢劫未能得逞,眼看警方就要赶到,二人仓惶逃跑。

  就在案发当晚对储蓄所现场勘查,孙海波、田原被列为了嫌疑人,警方还将二人传唤到公安机关审讯,但狡猾的两人编造了不在场证据。在随后的辨认过程中,由于二人都曾回家换过衣服,再加上辨认人受到了惊吓,并不能完全认定是这二人所为,两人最终未被认定为抢劫犯,就这样孙、田二人瞒天过海,只在法网边缘兜了个圈......

  1992年12月4日,孙、田二人又找到了“军师”闫文宇,三人经过简单谋划,三人抢劫了当地一煤矿18万元的工资款。

  这次抢劫成功后,孙海波就对同伙表示:“这次成功说明只要咱们策划到位,就没什么难的。”我们应该再干一票更大的!

  确定要再干票更大的后,田原将亲弟弟田雨拉入伙,四人组成了一个犯罪团伙,开始精心策划一起更大的案件。

  作为在矿区长大的孩子,孙海波四人十分清楚,每年春节前,都会有巨额的矿工工资款存放在矿上,四人商定后选定了矿工较多,工资数额巨大的南山矿作为下手目标。

  1994年9月,他们便开始精心策划、反复密谋。为了制造不在场证据,1994年10月,田原以去韩国打工为由,淡出了亲友的视线,搬进了事先租好的一处平房里。两个月后,平日里靠卖白条鸡为生的孙海波以外出做买卖为名,也搬进了出租房隐蔽起来。没过多久,田雨也不声不响地住了进去,三名狂徒隐身在出租屋里,伺机对南山矿的工资巨款下手。

  犯罪团伙中,担任军师的闫文宇并没有住进出租屋,他凭借在南山矿水电科工作的便利,承担了一项重要的任务—在矿区当“卧底”,绘制南山矿矿区地图,并详细掌握保卫科楼内各房间的结构。

  当这一切都准备的差不多时,最后一个工具逃跑需要的车,还没有准备好。于是1995年1月17日这天,四人一起打到了一辆出租车,当车开到僻静地点时,他们对司机张某下了手,但四人没想到,张某在被击打头部后,拼命反抗,带伤跳车逃走。

  四人商量后,担心留了活口会暴露身份,果断放弃了当天的抢劫计划,将车开到郊区后,弃车逃跑。

  1995年1月28日,傍晚18时50分许,一辆车牌号为“91409”的“北京212”吉普车驶进南山矿大院,在北楼总务科台阶前停住。又过了几分钟,吉普车又悄悄地开到矿保卫科门前。车停稳后,从车上闪出4个人影。孙田等四人下车以后没有做任何停留,而是立即分成两组直奔目标。

  经警队长赵成远身携“五四式”手枪坐在刘东生旁边,经警毛成才、杜文军坐在他对面一起看准备看中央新闻时,门突然被拽开了,一个戴女式披肩假发套的人站在门口。几个经警还没来得及转头看看是谁,这个人端枪就是一阵乱射。

  几枪打过去,经警杜文军和赵成远被当场击倒。坐在后面的刘东生与毛成才见势不妙,慌忙躲到办公桌下。戴发套的人重新装弹以后,上前几步朝刘、毛二人身上又打了几枪。猎枪威力很大,子弹穿透木质办公桌,将两人击毙。4名经警全部倒在血泊里。

 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,此时又有一个穿半截黑呢大衣的人闪身进屋,朝几名已经非死即重伤的的经警补了数枪,前后总共只有十几秒钟,4名经警全部死亡。

  一个戴烫发套的人率先端枪冲进会议室,接着冲进值班室。值班室只有一名保卫干部在看报纸,当场就被一枪打死。

  接着,戴警帽的男子手持钢珠枪进去补枪,并从保卫干部尸体上抢到一支五四式手枪替换掉原来的武器。

  歹徒显然经过多次踩点,对矿内情况非常熟悉。正常来说,10名值班经警都在这两个值班室,2个歹徒只要堵住门,就可以把他们全部解决。

 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,本来值班室还有另外4名经警,由于这4人当时都在与值班室相邻的小仓库里侃大山,侥幸躲过了第一轮扫射。

  而小仓库地中央放着5个贴有封条的帆布袋,袋中装着近百万的现金,这正是凶犯们要抢夺的目标。

  当时鹤岗普通工人一年工资只有5000多元,这100万元相当于现在的1000万元了。

  在听到经警队和保卫科值班室响起枪声后,小仓库中的4人先后持枪冲了出去。结果,4人中的经警张永华,刚刚冲出仓库就被歹徒开枪击中。歹徒使用的小口径步枪,中弹以后伤口不大,张永华还能带伤还击,一枪击中了歹徒的脸部。这个歹徒大叫一声,向后就倒。但张永华也被击中要害,虽然伤口不大,随后也因为失血性休克死亡;保卫科长姜道生听到枪声以后,乘乱冲到了二楼,并跑进有人值班的调度室打电话报案,并交代关灯;而另外2个经警陈学礼和张国明手持冲锋枪死守仓库。

  此时歹徒们已经攻到小仓库门口,开始用力砸门。外面砸一下门,手持“五六式”冲锋枪的张国明就向外打一枪。张国明当过兵,手中又是支冲锋枪,使门外的凶犯有所顾忌。陈学礼朝门外喊话:“谁进来我就打死谁!”外面的歹徒见状大喊:“我炸死你!”这时,门板被踹掉一块,又被踹开一条缝。

  外面的凶犯往里塞炸药包,这是煤矿用的炸药包,威力很大,一旦爆炸,仓库里面两名经警都不可能活命。经警张国明见状,立即一梭子打出去。歹徒听到枪声,急忙向旁边躲避。紧接着,两名经警用力将门顶住,顶门时刚好把炸药的导火索夹断,这样一来歹徒就无法通过点火引爆炸药了。

  就在警匪激烈枪战期间,还有不明情况的人陆续走向值班室,结果都遭遇不幸。经警张治国这天夜里没班,吃过晚饭后,领着11岁的儿子到矿上洗澡。由于池塘新换水,儿 子怕烫,没有洗成。张治国领着儿子想到办公室去看电视,恰好一场激战后楼里出现短暂间歇。毫无觉察的父子俩刚刚进入大楼,就被几发子弹击中,父子全部死亡。

  经警田利华当晚在主楼值班,到19时多点,觉得口渴,到北楼找水喝,结果也被一发子弹击中头部,死亡。

  经警宋师平离单位很近,晚上到矿上办点小事,听到北楼似乎有枪响,便摸进了楼里。刚进门就被凶犯一枪打倒在门斗里,接着又补了一枪。

  凶犯显然是冲着5个帆布袋的钱来的,但由于保干陈学礼、张国明的顽强抵抗,炸药包又被破坏,加之惧怕跑上二楼的姜道生报警,所以,不敢恋战,在值班室里放了一把火后便匆匆地退出了北楼。时间不长,楼里又传出一声轰响,原来是越烧越猛的火焰把废弃的炸药引爆了。楼道里滚滚浓烟,火舌从窗户里喷吐出来。

  最先接到报案的是距南山矿最近的六号派出所。所长郝兴庭和民警段经义在接到报案后,只用几分钟时间,就驾车来到了南山矿北楼。郝、段2人摸到了黑洞洞的 楼道里,先是发现一具尸体,后来又听见楼西头响了几声枪声。后来分析,这几枪应该是保卫科长姜道生从楼上朝下打的。两人意识到情况严重,便迅速赶往南楼调度室紧急向分局和市局汇报,同时要求调度员马上挂“119”向消防队求援。再次摸进北楼后,郝所长高声喊道:“里面有人吗?”片刻间,楼梯处有人应声问:“谁?”“派出所的!”对方听出了声音:“老郝吧?我姜道生!”很快矿保卫科长姜道生便持枪从楼梯上走下来。双方谈了几句,姜便冲着小仓库方向喊“国明?学礼?你们在吗?”被浓烟呛得咳嗽不止的张国明和陈学礼答应了一声。“出来吧?”姜道生说。张、陈 2人手里端着枪,咳嗽着走出小仓库。当听到工资钱还在时,大家都松了一口气。

  这时,门外由远而近不断传来汽车的引擎声,南山公安分局、市公安局和矿务局公安处的人员纷纷赶到。刺耳的警报器声撕裂夜空呼啸而至,消防队的救火车也开进了南山矿大院。

  据案发只过了一个小时,在全市的大街小巷、各交通要道上,全副武装的公安民警已上岗到位,开始了彻夜巡逻、堵截和清查。鹤岗市委、市政府的主要领导也赶到了现场。市委书记、市长沉重指出,这是鹤岗历史上前所未有过的大案,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迅速侦破。很快成立了以市委常委、副市长、矿务局党委副书记为组长的“1.28”专案领导小组。同时成立了以市公安局局长为总指挥的破案指挥部。全市所有可能遇到匪徒突袭的单位都派出公安、保卫和保安人员严加防范。

  “1.28”枪声惊动了公安部、中央政法委和省委、省政府。一道道要求迅速破案的指示很快传达到省公安厅和鹤岗市公安局。

  1月29日16时20分,公安部副部长挂来电话指示:“请黑龙江公安机关务必加强指挥领导和破案力量,尽快破案。特别是不要让流入省外。”29日22时,省委书记批示:“请组织强力,尽快抓到罪犯。”

  省厅和鹤岗公安部门的精兵强将云集南山矿,全力投入“1.28”大案的侦破战役。

  经过现场勘查,歹徒使用的主要是猎枪。在1995年的东北,猎枪还是可以合法购买使用的。仅仅鹤岗一地,合法猎枪就有近千只,周边几个县市的合法猎枪总数不下上万把,所以从枪械追查歹徒几乎不可能。

  而刑侦专家经过对歹徒作案的手法分析,认为这些歹徒相当专业,动作娴熟,枪法准确,分工明确,心理素质非常好,肯定不是初犯,而是惯犯。

  经过一番艰苦的摸、排、查,意见渐渐统一:在11号尸体上发现了破案的重要突破口。

  在清理出的11具尸体中,其余10具都陆续对上号,只有第11号尸体烧毁最为严重,面部严重变形,最初怀疑是保干沈连军,他当晚也是值班人员之一,18时40分左右曾请假回家吃药。但很快就排除了,沈连军当时并未在场。经过四轮层层排查,于2月5日下午,在指挥部召开的会上,宣布11号无名尸体为重大犯罪嫌疑人。

  后来,经过对11号尸体进行解剖发现,其头部有弹道重合的痕迹,并形成这样的意见:保干张永华一枪击中了这名罪犯的右颊,但并未使其毙命,由于同伙们弄不走他,或者根本不想弄走他,就朝他脸上补枪灭口。一枪补在右颊,一枪补在左眼。这样,又有了新的疑点:按说,再补一枪足以毙命,为什么还要打第三枪呢?尤其是打在眼球上不合情理,除非那个罪犯左眼部有明显特征。

  与此同时,还针对11号尸体右侧有颗树脂胶假牙,成立了专案组,在全市进行了排查,最终确定罪犯就是本地人。这对于侦破此案,意义重大。

  15日上午,“1.28”大案又有重大突破,再次勘验11号尸体时,中国农大李保明:加快推进畜牧业。发现其左上臂有暗黑色纹身图案。文身照片很快加印出400张,当天中午即被分发到各分局、矿务局公安处和看守所、收审所、治安拘留所和劳教院。全市整部警察机器都高速运转起来,破案指挥部下达了硬性任务,要求最迟于第二天晚上查明11号尸源。

  当天下午,收审所12监号的李保生看过文身照片后报告说:“我敢肯定这个人就是田原。”

  确定了尸源,这一下警方都兴奋了起来,警方顺藤摸瓜,破案形势峰回路转。孙海波、闫文宇和田原的弟弟田雨很快便进入破案指挥部的视线,并先后被逮捕归案。

  起初三人都审讯时都在狡辩都不说出真相。经过一轮一轮的审讯后,最终闫文宇那里打开缺口。

  闫文宇供述说:“案子是我和孙海波、田原、田雨干的。我们几个里孙海波领头。那天出租车是孙海波租的,司机被我们用枪打死,扔在汽校后面马葫芦里了……”

  很快,省厅、市局、南山分局的领导和警员找到了出租车司机的尸体。并在文化路附近的一栋楼的出租房里找到了凶器。

  警方清点了一下:双筒立管截短猎枪一支;五连发猎枪两支;连发小口径半自动步枪一支;钢珠手枪一支,内有子弹,外有外套,配子弹三发;双管小口径发令枪一支,枪内有子弹两发,外有外套;“五四”式手枪三支,弹夹内子弹十八发;十二号加陵弹四十枚;瞄准镜一具;日本“三八”式刺刀一把;警徽一枚;枪簧六根;击针两个;枪零件六件;枪油三瓶;“五六”式弹连两个,上有子弹二十三发;枪背革一条;猎枪探条一套;大象牌猎枪底头一盒;“五四”式手枪子弹十七发;无烟猎枪药一筒;以及其它上百枚子弹和弹壳。

  1995年3月2日,鹤岗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公开审理孙海波、闫文宇、田雨抢劫杀人案。1995年3月11日上午,在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的宣判执行大会结束后,3名罪犯立即被押赴刑场,执行枪决。

厦门蓝斯通信股份有限公司(股票简称:蓝斯股份,股票代码:430491)创立于2006年,2014年1月成功在新三板挂牌上市,凭借深厚的自主研发和设计创新实力研发智慧公交、智慧出租、智慧客运、智慧物流、互联网 综合出行平台等多领域的智慧交通整体解决方案。